当前位置:主页 > 神话故事 >

大孝子和狐仙

时间:2019-06-23 15:38:48 | 作者:佚名 | 阅读:次

  很久以前,龙溪村的大山里,有一年轻人,名叫肖友福,自出生以来就不知父亲是何模样。十岁那年,母亲不慎摔断了腿,导致行动不便。

 

  二十多年来,一直都是肖友福照顾着母亲的起居,除了外出打猎或种地之外,他总是陪在母亲身边,寸步不离,生怕母亲有闪失。正因为这样,母亲心中过意不去,很是自责,经常劝儿子下山去闯荡,挣了钱,成个家,也让肖家早日有后。

 

  肖友福却不敢丢下母亲独自外出,明知母亲腿脚不便,大山之中常有野兽出没,没人在身边,后果不堪设想。于是,继续陪伴在母亲身边。


大孝子和狐仙
 

  有一年,发生了一件怪事,山中气候骤变,十分反常,且找不到任何果腹之物,就连一只野鼠都未曾见到。一到夜间,山中狼嗥四起,肖友福只得家门紧闭,陪母亲在家。

 

  家中食物吃完后,只得煮树根野草充饥。见母亲日渐消瘦,体力不支,肖友福焦急万分,便关上家门,独自去山中寻找猎物,哪怕捉得一只老鼠也好,母亲就能吃上一顿肉。

 

  寻了大半天,天色已晚,肖友福还未找到任何猎物,失望至极的他,便随意地靠在旁边一座土堆上休息,看着天空,自言自语道:“老天爷,你这不是成心要把我娘饿死吗?偌大一座山,却不见一丁点儿能吃的东西。你狠心不管,我可不能把娘饿死。”

 

  说罢,肖友福掏出一把匕首,忍着剧痛,硬是从自己的屁股上割了一片肉,用衣物包扎伤口之后,一瘸一拐的回家去了。这时,那土堆之中却有一女子说话:“天地不仁啊!世间难得有如此大孝之人,竟然愿意割肉喂母。”话音刚落,土堆之下的洞中钻出来一只雪白的狐狸,看着肖友福远去的身影。

 

  肖友福回到家中,他忍痛,强颜欢笑着跟母亲说:“娘,今日猎得一头野猪,太大扛不动,只得割下一片肉,带回家给母亲熬汤喝。”

 

  母亲躺在床上,听得儿子找到食物,心中欢喜,却未发现儿子有伤在身。肖友福熬了一锅肉汤,喂母亲吃下之后,便睡去。肖友福一人斜靠在床边,疼得快要昏死过去。

 

  忽然,一道白影钻了屋内。一只白狐在肖友福跟前闻了闻,瞬间变成一年轻貌美的女子,她往肖友福身上吐出一股白色烟雾,随即消失不见。等肖友福醒来,感觉精神抖擞,不再如之前那样难受,一摸自己的屁股,大惊道:“奇怪!不疼了,肉重新长出来了吗?”居然有这等怪事发生,难道是自己做梦吗?揭开锅盖一看,锅里分明还是有肉的。到底怎么回事?

 

  第二天,他一早出门去寻找猎物,刚走出没多远,便看见有一白衣女子摔倒在路边,女子模样像是大家闺秀。自己在此处住了三十来年,很少有人来此。

 

  上前一问,原来白衣女子被毒蛇所伤。肖友福背着女子急忙返回家中,为女子敷上解蛇毒的草药。其实,这白衣女子就是那千年白狐所化,哪需什么草药救治,一个时辰之后,女子便无大碍。

 

  白衣女子说:“若遇见小哥,恐怕我已中毒身亡,小女子愿做牛做马,也要报答小哥的救命之恩。”

 

  “举手之劳,何足挂齿,何需做牛做马呀,姑娘严重了……但姑娘的伤,我觉得有些奇怪。”肖友福想问女子为何伤势好转的如此之快,却被白衣女子打断:“这样的话,我见小哥母亲行动不便,我愿替小哥照顾老母一些时日。”

 

  无论肖友福如何反对,那女子还是要坚持帮他照顾老母,并且用法术变出几个下人,给肖友福送来许多钱粮。于是,孤男寡女成天在大山里生活,日久生情,在母亲的见证之下,二人便成了亲。

 

  后来,白衣女子将他母子二人接到山下一座大庄园里生活。几年之后,白衣女子生的一儿一女,不久母亲的腿脚也完全康复,一家人开心地过着幸福日子。

 

  转眼几十年过去了,肖友福已是一位八旬老人了,在他临终前把妻子单独留在身边,笑着说道:“娘子,自第一天见到你时,我就知你非凡人,怕是山中仙子所化。如今,我也快走了,你能否将真实身份告知于我?让我走得了无牵挂。”

 

  这时,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婆婆站了起来,喃喃地说:“好吧,本打算瞒你一辈子,今日你想知道,就告诉你吧!”说着,金光一闪,老婆婆不见了,一只白狐出现在肖友福的床边,金光又一闪,一位年轻貌美的白衣女子出现了。

 

  “哈哈,原来是狐仙。要是我早几十年跟你说就好了,这样娘子就能以如今的模样陪伴我到老啦。哈哈哈!”肖友福只剩下最后一口气,还要开妻子的玩笑。

 

  不久,肖友福安然离世。狐仙握着他的手,说:“你是大孝之人,本应一生平安,吃穿不愁的,你走了,我也该走了!”说罢,一道道白光闪现,不一会儿,整座庄园消失不见,庄园所在之处,却变成一片荒凉的坟地。

 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上一篇:人参精报恩
下一篇:王八骨头状元牙